再见,九一八(一)
来源:原创日期:2012-3-23 20:45:49

    依巴微笑着说着,那两个日本男人汉语本来就不怎么好,依巴又说得非常块,并且不是标准的普通话,只有“他妈的”三个字说的字正腔圆。那两个日本人虽然第一次来中国,但绝对知道“他妈的”是中国的国骂,正要发作忽然又听到“竖着近来,横着出去”不禁好奇心大起,因为这几个字依巴故意说得又慢,又有力度。于是几乎异口同声的问:“横...着进来,竖着出去...神马意思”

    “哈哈.....”这一问,满堂哄笑,连吧台的服务员都快笑的直不起腰了。依巴回转身看了下那个女孩,只见也破涕为笑,正巧也看着依巴,眼神里既是感激,又是崇敬。依巴不禁为之一振。

    人都有讨异性喜欢的心理,何况依巴青春年少,又无恋爱经历,更何况对他发出崇敬眼光的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孩,顿时觉得浑身充满正义的力量,加上他的血管里奔腾着抗日英雄血。于是他将酒杯送在嘴边,重重的向里边吐了口浓痰。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怔。
    服务员赶忙跑过来说:“不好意思,我来给您换个杯子。”说完就要拿过依巴手中的杯子,那杯子却忽的被依巴高高举起说“不急,不急。”
    那个女孩似乎觉得事情不妙,背后捅了捅依巴,但却为时已晚。
    只见依巴皮笑肉不笑,装作一副流氓十足的样子对那两个日本人说:“哈哈,知道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了吧,你丫就一傻帽,给哥喝了,我告诉你什么是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。”
   
    那个“山田君”正揣摩:“什么鸭(丫)....难道,鸭是中国人另一种图腾?怎说话动不动就是鸭(丫)”,却看到依巴往杯子里吐了口浓痰,勃然大怒,挥拳超依巴打去。
   

 

   
Floor 703 No.5 Huihuang International Building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 @ 2009-2019 石家庄市香香姐文化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0061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