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九一八(一)
来源:原创日期:2012-3-23 20:45:49

  “巴格”这句话依巴听得明白,经常可以在红色影视剧里听到:“原来这两个男子是日本人,妈的!只有鬼子才对中国人讲‘八格’,都什么时代了,发什么神经,来这儿撒野!”依巴越想越气愤,一仰脖子“咕咚..咕咚”将酒杯里的酒喝了个干净,故意“砰!”地将酒杯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喊:“服务员,再给我来一瓶!”

  “好的,您稍等!”服务员答应着,一边望着2名日本男人:“english...speak...can?....may?”同时用求救的眼光望这那位一直不说话的女孩。
  “这样吧!来点青岛啤酒,要纯生的,杯子2个,只要2个,谢谢了!”女孩说完,又超2个男子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。
  “那女的真贱,长还算不错,可惜给鬼子糟蹋了!”依巴愤愤地想,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女孩,只见那个女孩不停的点头“嘿....嘿!!....”地叽里咕噜用日语和两个日本男子交谈,心中一股无名怒火。

  依巴的老家在河北邯郸,他的曾祖父叫依二壮,17岁就加入了抗日游击队,1942年被日军俘虏,1943年死在狱中,在依巴小的时候,爷爷经常给他讲一些依二壮英勇抗日的故事:最后在狱中因为不肯出卖队友,受尽酷刑而牺牲的。
  依巴一直对对自己有这样一位抗战英雄的曾爷爷而自豪,对日本人一直怀着讨厌和憎恨。尽管今天的生活已非半个多世纪前可比,但依巴常常连做梦都幻想着,如果自己能回到曾爷爷的抗日年代,和曾爷爷一同并肩作战。

  那三个人的酒很快端了上来,依巴已喝完整整三瓶,他发现自己的眼睛红红的。心情很亢奋。

 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,依巴问:“喂!那两个人是日本人吧!”
  服务员非常腼腆的笑了笑:“不懂日本话!您还来一瓶吗?”
  “嗯,再来一瓶,还要哈尔滨,日本人怎么了,无缘无故的发神经!”依巴给服务员抱不平
  “哎,小声点,要是让他们听见,我的饭碗可就砸了!”
    “砸就砸了,服务员也有尊严,怕他什么,妈的,我最烦这帮矬子了!装x”依巴说话时,气上来,“最烦这帮矬子了”被那女孩听见,好奇的超他望了一眼,正好与依巴对视。
    依巴只见那双眼睛清澈见底,忽地心里一阵柔软:“真是美女呀!便宜这帮矮子了,哎!一切都是为了钱,这世道!”依巴想。
    

   
Floor 703 No.5 Huihuang International Building Haidian District Beijing @ 2009-2019 石家庄市香香姐文化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0061号-5